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royal868登录平台 > 小说简评 > 正文

  染坊聚会(长篇记事《寨里村往事》节选十二)

  寨里村南街又叫南柺儿,东西长约小半里,街道宽阔平坦,是街坊邻居习惯的聚会之处,冬春闲暇时在此喷闲话,嬉戏打闹的人成群结队。因为当年傅家染坊又是在这里创业的,大家又把这个地方称作染坊。村里多年来有一个习惯,就是每年过了正月十五,几家财主和寨里村以及南岗村的租地户都来这里聚会,确定新的一年把式的基本工价和耕地每亩的基本租金,俗称 染坊会 。

  这是日本投降后的头一个 染坊会 。这次聚会有后街的傅金声出头,参加的有四五十人,比以往哪一年都多。北街的财主傅银章、傅银河弟兄;北街租户傅全贵,前街的把式傅伦有,后街的把式傅海松,南岗村的租户傅老黑都来了。会上吵得最凶的是每亩基本租金,傅银章坚持定为六斗,租户傅全贵坚持定位四斗,一时争持不下。最后大家都看着傅金声,请他一锤定音。

  傅金声长相矮胖,为人和善,有人暗称他为 弥勒佛 ,把式和租户都盼望他主持公正。傅金声在人声鼎沸中爬上一个竖着的石磙,笑着说: 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,伤了哪一头都不好。这两年有小日本骚扰,大家为跑老日东躲西藏,给地里上粪也少了,地薄了,收成上不去。我看每亩基本租金就定为四斗半,好地可以上浮半斗,赖地可以下浮。大家看咋样? 。

  租地户听后一连声表示同意。傅金声望着傅银章兄弟问: 你们看怎样? 傅银章看了看傅银河,咕嘟着脸,嘟嘟囔囔地说: 光剩骨头没有肉了 既然你老这么说了,我还能有啥意见? 傅金声宣布: 那好,就这样定了。

  把式的基本工价,大家一致意见按往年的惯例,管吃管喝每年三石粮食,其中一石小麦,两石杂粮。分歧就出在基本工价的上浮上,因为前面有海松每年拿一个半工价的先例,究竟上浮多少是个顶,大家议论纷纷。

  最受关注的是海松和伦有上浮多少,他两都是傅金声家的把式,傅银章也想看热闹,跟着起哄。傅金声说: 大家帮我出出主意,看上浮多少合适。

  会上七嘴八舌说法不一。先说傅伦有,他身材不高,除了犁耧锄耙全活外,还有一个绝活,就是手脚勤快麻利,割草特快。前些年村里举行了一次割草比赛,十几个人参加,地点就选在北岗的茅草地里。只一个时辰,他就割了70多斤,其他人全都败下阵来,最多的才割了四五十斤。从此,十里八村都知道傅伦有是出了名的割草能手,他常常利用中午歇晌时就能割一篮草,足够养一头牛了。

   我看,伦有兄弟该增加两成的工价,三石六斗。 笨嘴拙舌的租户傅老黑开了头。这是一个大高个儿,黑虎楞腾的老实人,为人憨厚,说一不二。大家都说,这个工价合理,可以。

  轮到海松,傅银章抢先说话: 海松一个人干得了俩人的活,我愿在基本工价上再加六成,四石八。 把式们都说,既然可以干俩人的活儿,为啥不给两个人的工价?傅银河接上说: 两份工价,太多了。 僵持了大半天再没有人说话。傅金声看见冷了场,笑着说: 干把式既要有手艺,更多的是凭力气。海松上次加价是在舞刀会上,八十多斤的大刀,他舞动如飞。这次再加价,大家还得再试试力气。

  他指着几个把式蹲着的一截原木说: 这是才伐倒的一棵树,大家看有多少斤重? 几个把式下来,用手一拃一拃地量,长有丈五,粗有二尺多,算了算足有四百多斤重。傅金声说: 你们中间谁能扛起这棵树,走上二十步,我给两个人的工价。 把式们你看我,我看你,竟没有一个人敢于试试。傅伦有看着海松说: 我看,还是你上吧,这样重的东西,谁能扛得动?

  这时一直在地上蹲着的傅海松,才慢慢腾腾地站起来,笑了笑说: 那我就试试。 他走到跟前,弓腰抽起木头的一头,一竦身就扛在了肩上,稳稳走了二十步远才撂下,拍拍手说: 这可以了吧! 傅金声笑着说: 这才是实打实的力气,别的人谁还能扛得动? 别的把式们都砸咂舌,没有一个人再敢说话。

  傅金声宣布: 傅海松我要了,一年工价六石。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royal868登录平台_皇家88登陆客户端_www.royal86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