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royal868登录平台 > 散文文学 > 正文

  澜沧江的源,与你的决绝

  飞机降落在海拔四千多的邦达机场,也许这一辈子,这一次来过,以后便是再无缘分。此刻身旁的你们,年轻美好,纵是万般岁月悠悠,依旧在记忆的最深处,记得那天遇见彼此的模样。

  沿着山巅的荒芜草场,穿行在高原季节的边缘,蜿蜒曲折,几近360度的盘旋。一层层的到达谷底。眩晕的目光所及,已有绿植,徜徉在雪域,徘徊在空谷。远远的,阳光从清晨的云隙间降落,点点滴滴砸在身体,贯穿心灵。

  心底的疼惜和悲伤,突然席卷,只是因为自己的心,没有掌控好自己的岁月。所以迷惑,所以伤感。不知为何会如此轻易的就相信一个人,明明被伤害,却愣是一次次,还是轻易相信,还是愿意明了。总也心疼,总也假装是懂得的。

  看着你的冰凉,偶或的笑颜我以为我是明了的,是懂得,是清晰的,而你也同我一样。

  原以为你生性冷淡,直到你对另一个人嘘寒问暖。

  那一片片冰凉的背后,原来只是自己的奢望。要用尽多少力气,才可以靠近你,而离开的时候,原来也需要倍增的勇气和决绝。

  不曾想过在这里,竟会看到并入澜沧江的两条河流。原本是轻轻浅浅的两条河流,在雪域汇聚,便形成了澜沧江,从云南穿越的河流之一,这里还有怒江和金沙江的前身。明明是别离,却在这里遇见的是相交,是统一,是一起奔赴的前方和遥远。

  沿着江边,在零下十几度的温度中,衣裳单薄,背包里是相机和书,还有书写的笔和纸。一步步踱着,于我,这个城市是陌生却又熟悉的。离开了人群,独自漫步在江边,也许会看到那汇聚的原点,也许会在心底默许和想念。

  扑面的水汽,夹杂着冰冻,没有任何气味,只是湿漉漉的思念和心痛。捂着胸口,那疼痛一阵紧似一阵。原来所有的力气都白费,原来所有的期许都是空白,原来所有的付出都伤害了自己,阻碍了前行的脚步。

  固执不过如尔,把自己困在这里,是为什么?

  遇见的那个人,应该是会让你变得更优秀,若他只是让你变得不再美好,那于你,他的存在就是错误的。是为了不让自己强大而找的借口吧,真的只能做那个人海里的强大么?可以依靠,可以依赖,可以放纵和任性么?

  原以为你生性冷淡,直到你对另一个人嘘寒问暖,才知道原来只是我不是你要的那个,不是你愿意交互真心并想要珍惜的那个。不是对的时间,不是对的季节,只是我们都没有找到对的那个人。那个彼此愿意交互生命去保护的那个他,那个执子之手,白头偕老的人而已。

  每一次,只有让身体的疼痛帮着心去记得那份爱和付出。下一次,再想走进或者是靠近的时候,才会从身体的条件反射去抵抗心底的孤寂和落寞。

  冰凉的手,握不住的恍惚。

  过马路的时候想着,也许已放下,已想明白,却一不小心羁绊在路崖,伸手,抓住了空气。讪笑自己的痴傻,转身。滔滔江水从身侧滚滚而逝,带走的还有脸颊未干的泪痕。

  何去何从,应似这汹涌的水流,从雪山之巅裹挟着,或淡定从容,或温婉贤淑,或大气庄重,或俏皮可爱,或狰狞喧嚣,或歇斯底里。直奔大海,那里才是家园,那里才是臂弯。中间的万千坎坷和波折,只为了最后的回归。

  于我,是否也便可以继续人海里流浪,跟着心的方向,追逐灵魂的方向。见或不见,都在那里。

  2016-12-21

  上一篇:泡桐花 下一篇:老哈河,母亲河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royal868登录平台_皇家88登陆客户端_www.royal86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